《贵嫡毒妃(书号:9358)》秦樽,付盈盈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贵嫡毒妃(书号:9358)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秦樽

简介:简介:身为贵嫡,一世痴傻,换来众叛亲离,含恨冤死
当初含着泪,看胞弟被沉水塘,自己被庶妹折磨,钉入活棺
如今就微笑着,将浸水的棉纸一张张铺在仇人脸上
那些让她伤过痛过恨过的人,她要他们,血债血偿!由善变恶,本以为会吓退众人,然而却有一人,始终不渝
他握住她染血的手,放在跳动的心窝之处:“夫人手冷,为夫帮你暖暖
”而后顺下她手中的剑,缱绻温柔化为冷冽肃杀,为她披荆斩棘,倾身至宠
她疑惑,却不知,当初种下的誓言,如今已开花结果
 

角色:秦樽,付盈盈

贵嫡毒妃(书号:9358)

《贵嫡毒妃(书号:9358)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楔子

室外清冷入骨,室内温暖如春,地龙烧的旺,如沐春风。

插在红瓷玉瓶里的白梅,清娇艳姿,绽放冰灵花蕊。

“樽郎,这主母的对牌,真的给我?”

付盈盈开心之后,又露出几分担忧,楚楚可怜:“姐姐是嫡妻,我怕姐姐不同意。

“她一个哑巴,能担得起主母的重任么?再说我心中,从来只认你为妻。

英俊的男人勾起唇角,抱住柔媚入骨的盈盈,只听一声娇笑,室内旖旎。

木雕漆画的精致房门,静静倚着雪色人影。

付清婉听着房间里的动静,清瘦的脸上毫无表情,只是一双黑瞳漏出几分凄凉。

她如今只是个贱奴,被强行拉来伺候,单薄的粗麻衣裳根本抵抗不住冷风。

付清婉颤巍巍凑近门,张了张嘴,想唤一声“七哥哥”。

可是枯唇张开,是黑幽幽空荡荡的嘴,除了喑哑气流,什么也没有。

她忘了,自己的舌头已经被割了去,当初血肉模糊的阵痛之后,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割舌的刀子,就像今晚的夜风,冷厉尖锐,刺骨扎心。

付清婉想求些御寒之物。

丫鬟讥笑着:“嫣儿姐姐,哑巴可是你的主子,主子冷了,给披件衣服吧。

发髻插着金钗的圆脸丫鬟,冷笑道:“也不是不可以,跪下,就许你。

这是自己曾经最信任的贴身女侍,嫣儿,从未想过,她竟会是落井下石的叛徒。

付清婉心中剧痛,闭了闭眼,这半年来,折磨她最狠的,一是付盈盈,二是嫣儿。

嫣儿见她跪的动作慢了些,上来就甩了她一个巴掌,呸了她一口。

“付清婉,在将军府你是贵嫡,可在这里,你只是个低等贱婢,傲给谁看?!”

付清婉捂着脸颊,眼中含泪,不敢争辩。

只听有人喝道:“吵什么?!”

听到声音,众人连忙跪下,门打开,是秦樽。

看到一旁的付清婉,秦樽皱眉,嫌恶万分,只觉得这贱妇碍眼得很。

幸而嫣儿聪慧,将付清婉一把推开。

“我此去江南,有半年之久。
如今盈盈已是主母,传令下去,所有人都要听令于她,不得怠慢!”

“是。
”众人道。

嫣儿还笑着说:“爷最疼夫人了,奴婢们一定会好好伺候夫人的。

他要走?

半年……她活不过半年了……

付清婉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忙上前拉着秦樽的袖子,诚惶诚恐,啊啊叫着。

七哥哥,带我走,带我走好吗……

可是秦樽却厌恶地握住她的手腕:“不守妇道的贱人,还敢用脏手碰我!”

想到她与男仆日日苟且,还敢出现在眼前,秦樽就一阵恶心想吐。

“派人告诉盈盈,好好调教付清婉为奴为婢的本分!”

“是。

“啊啊——啊吧——”付清婉心如刀割,眼中含泪。

秦樽俊脸铁青,他听不懂付清婉的话,一脚踹开她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“噗!”付清婉被踹的口吐鲜血,胸口闷痛。

一双娇粉的绣鞋出现在眼前。

承欢之后的付盈盈,青丝如云,姿容娇艳,尤其是那身轻暖雪白的狐裘,越发显得她通身气派,金贵万分。

“姐姐这是怎么了?”

嫣儿看了付清婉一眼,上前道:“夫人,这贱人企图勾搭少爷,被少爷打了。

“不是说过,不许姐姐靠近樽郎吗?”

付盈盈温温柔柔看着付清婉,可声音却令人心底生寒。

“看来姐姐是不想让付文宴好好活着,嗯,是让他绝食而死,还是自尽呢~”付盈盈托腮浅笑。

付清婉打了个激灵,双腿一软跪下,拼命摆手:“啊,啊吧,啊吧……”

弟弟性命系在付盈盈母女手中,所以她才苟活着,任凭付盈盈折辱。

“我就知道,只有那个活死人才能让你听话。
”付盈盈优雅地掩唇娇笑。

然而,她笑得越甜,证明付清婉越惨。

付清婉身子剧烈颤抖着,含泪仓惶。

“姐姐抖得厉害,是害冷么?”付盈盈柔声道:“我帮姐姐暖暖身子吧。

立刻有人上前,推搡着付清婉,跟着付盈盈走进刑室。

满室刑具,绑的、夹的、扎的、刺的,火炉里烧红的烙铁,映在付清婉的眸中,那是炼狱。

不要……不要……

“呲——”

半个时辰的酷刑,阵阵无声的惨叫。

被剥去衣物,惨白瘦弱,红伤肿痛,新伤旧痕,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。

付盈盈丢下冒烟的烙铁,看着奄奄一息的付清婉,命人泼醒她。

寒冷的雪水泼在身上,冰寒彻骨,然而付清婉却没有一丝反应。

“还是不够。
姐姐这样的人,再严厉的刑罚,都学不乖。

她蹙眉思索,嫣儿最懂她,在她耳语几句,付盈盈眼睛一亮,点了点头。

嫣儿故意大声道:“夫人,这贱奴委实不乖,这么冷的天,竟然跑出去贪玩,衣服都不穿,冻了大半夜,咱们发现她时,身子都硬了。

“可怜的姐姐,夫君刚走,可怎么办呢?”

“她是贱奴,夫人赏她一副棺材就是。
来人,赶紧拖出去,夫人刚怀了孕,免沾死人晦气!”

付清婉犹如死尸般被人拖了出去,湿淋淋地滴着水,一袭染血青丝垂在地上,拖出长长的血痕。

夜半清寒天,忽而下起了大雪。

遭受酷刑的付清婉,被人放入一口薄皮棺材里,大约是预知到什么,昏迷的她突然醒了。

她看到自己躺在棺材里,内心惊惧,拼命挣扎着想要起身,可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被钉入棺材板上,动弹不得。

怎么会这样,我没死,我还没死啊……

他们要活埋她!

惊吓过度的付清婉剧烈扭动,手脚扎钉的地方本已愈合,又被挣得血肉模糊。

“禀告主母,将军府传来消息,老太君于今夜子时过世,嫡长子自尽殉亡。

什么?老太君、弟弟也死了?

付清婉难以置信,不可能,弟弟绝不可能自尽,他答应过她!

“姐姐,你醒了?”付盈盈那张美丽的脸出现在上方:“为了让你们三个人在阴曹地府作伴,我特意派人去将军府,让我娘提前动手。
姐姐,你安心去吧。

是夏姨娘杀了他们!

为什么?明明像狗一样活着,只求放过他们,可为什么还要落下不得好死的下场!

你们这些杀人凶手,我恨你们!

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!

付清婉瞳孔放大,干枯的眼窝中,竟因用力过猛,流下血泪。

付盈盈欣赏着付清婉最后的挣扎,柔唇微启:“封棺!”

一声令下,棺材盖合上,眼前一片黑暗,敲打之下棺材已被钉死!

“啊——”

付清婉发出最绝望、最惨烈的尖叫,可黑幽幽空荡荡的嘴巴,只有喑哑气流。

“老太君……阿宴……你们是被害死的……我不甘心,我要报仇!”

付清婉咬牙拔出手,指尖沾着自己的血,于漫天大雪中,薄皮棺材内,鲜血画出符咒。

“付氏清婉,今以血誓,不求千万轮回,愿永生堕入畜道,只求重来一世,报仇雪恨!”

黑暗中,悲凉凄厉的声音,埋在京城百年难遇的大雪中。

雪,洁白温柔,飘落世间……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贵嫡毒妃(书号:9358)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秦樽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meipin.com/book/67657.html